當前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 行業新聞


從北京紅黃藍虐童事件分析相關法律問題

來源:君度律師事務所 沈思瑤 時間:2017/12/1

     2017年11月22日下午,朝陽區紅黃藍北京新天地幼兒園的8位幼兒園家長向派出所報警,舉報其孩子在紅黃藍疑似被虐待,被針扎、喂食白色不明藥片、褐色藥漿及脫光衣服罰站、關小黑屋等等情形,隨后警方到達現場,對疑似被虐待的8個孩子進行驗傷,法醫證明其為針扎傷口,現具體驗傷報告尚未出具。

11月24日,紅黃藍教育機構發布聲明稱,目前已配合警方提供了相關監控資料及設備,涉案老師暫停職務,對于個別人士涉嫌誣告、陷害的行為,新天地幼兒園園長已經向公安機關報案。

針對紅黃藍虐童事件,教育部也于2017年11月24日作出回應,并已責成地方有關部門立即啟動調查。教育部要求對于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必須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教育部要求按照《未成年保護法》、《教師法》和《幼兒園管理條例》、《幼兒園工作規程》的有關要求,對一切損害幼兒身心健康行為的幼兒園和教職工必須嚴肅查處。

經11月28日《人民日報》的最新報道:經公安機關調查,朝陽區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教師劉某某(女,22歲,河北省人)因部分兒童不按時睡覺,遂采用縫衣針扎的方式進行“管教”,因涉嫌虐待被看護人員罪,現劉某某已被刑事拘留。針對網傳涉事幼兒園“群體猥褻幼童”等內容,經查,系劉某(女,31歲,北京市人)、李某某(女,29歲,河北省人)二人編造傳播。劉某因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已經被行政拘留,李某某被公安機關批評教育,并于26日在微博公開致歉。針對涉事幼兒家長茍某所言在園內被喂食藥片及涉事女童家長趙某某發表的“爺爺醫生,叔叔醫生,脫光衣物檢查身體”的言論系其編造。上述案件將由公安機關展開進一步的調查工作。

因現在官方的機構尚未對上述事項的事實情況作出基本的闡述,也未對案件的基本事實調查清楚,故無論上述言論是否確實,筆者將對本案中涉及的重大法律問題進行分析。

針對本案中的責任承擔問題進行分析,主要涉及的責任涵蓋民事責任、行政責任及刑事責任。

依據《侵權責任法》第38條: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幼兒園、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學習、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的,幼兒園、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應當承擔責任,但能夠證明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不承擔責任。

根據2017年10月1日公布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20條規定:不滿八周歲的未成年人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

在紅黃藍教育機構中接受教育的顯然為8周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屬于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故其適用《侵權責任法》第38條。第38條法律規定適用的歸責原則為過錯推定責任原則,即除非教育機構等能夠舉證證明其已經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可不承擔責任,若無法證明,則只要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幼兒園、學校或其他教育機構學習生活期間受到來自內部的人身損害的,則教育機構承擔侵權責任。其中所謂來自內部的傷害是指:(1)來自幼兒園教職員工的傷害(比如被幼師、保育員毆打、被幼兒園聘用的廚師、會計等后勤人員毆打);(2)由于幼兒園未盡到管理責任受到的傷害(比如孩子出于無人照管的情況下碰傷);(3)由于幼兒園未盡管理責任購置了不安全的設備設施導致孩子受傷(比如幼兒園購置的椅子質量不合格,孩子在使用的時候摔傷);(4)幼兒園提供給孩子的食品、飲用水、藥品出現問題導致孩子受到傷害;(5)來自其他孩子的傷害。

故若此案查證屬實,則家長可以依據《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向法院對紅黃藍教育機構提出侵權損害賠償,以維護孩子的合法權益。

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3條:毆打他人或者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處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此處并非是針對教育機構的工作人員傷害、虐待孩子專設條款,僅是對于毆打或故意傷害他人行為尚未構成犯罪情況下的行政處罰。因刑法中對于故意傷害罪的認定標準為輕傷及以上,而輕傷的認定依據最高法等五部門于2014年1月1日公布施行的《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規定,諸如顱骨單純性骨折、牙齒脫落或者折斷2枚以上、缺失半個指節等情形才可能構成輕傷。當同樣的傷情發生在成人和孩子的身上,所遭受的傷害程度存在顯著差別,生理與心理的傷害也因認知而存在不同,故若紅黃藍案件中對孩子的傷害無法構成刑事犯罪中輕傷及以上,則對相關人員的懲處可能只能依據《侵權責任法》和《治安管理處罰法》主張民事責任賠償和行政責任。

從紅黃藍事件出發,民眾從紅黃藍教職工作人員的行為分析顯然屬于對孩子的虐待,在《刑法修正案(九)》出臺前,虐待罪的主體僅限于家庭成員即負有撫養、扶養、贍養義務職責的人,但2015年11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擴大了虐待罪的適用范圍,教師作為“對未成年人負有看護職責的人”被納入適用對象。刑法第260條之一規定:“對未成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殘疾人等負有監護、看護職責的人虐待被監護、看護的人,情節惡劣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規定處罰。有第一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自此之后,教師虐待學生可依法出發,且單位也應承擔相應的責任。但是此罪的定罪量刑過輕,若紅黃藍網傳事實確為客觀事實,則依照虐待罪進行定罪處罰過輕。若依據故意傷害罪對教職人員進行定罪處罰,其傷害行為若未達到輕傷的標準,則難以按照該罪進行定罪處罰。同理,猥褻兒童罪、強奸幼女罪的犯罪構成要件相對較為嚴格,若無相應確實的證據,實在難以認定。

紅黃藍事件爆發后,一時間民憤眾起,網上輿論紛紛,各個媒體均對上述事件的最新消息實時跟蹤。近期虐童事件的不斷崛起,也讓法律學者意識到或許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針對現有的法律,均認為侵害兒童入罪的兩個標準亟需改變:其一為最高法等五部門于2014年1月1日公布施行的《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規定,諸如顱骨單純性骨折、牙齒脫落或者折斷2枚以上、缺失半個指節等情形才可能構成輕傷,上述傷害的標準建立之初就以成人為標準,針對未成年人,若以成年人的標準同樣界定,則傷害的程度顯然更大,此處的標準顯然存在不公平之處;其二為精神損害賠償,針對未成年人而言,若其年幼時經受虐待傷害,對其心理勢必會帶來不可逆的影響,且該影響會對其未來的性格、成長產生陰影,相較于成年人,其所經受的心理傷害更大、更久,故其精神損害賠償的適用基礎應低于一般標準,限額應高于一般標準。

此次事件引發了對韓國《素媛》電影及幕后的推動力的廣泛關注,韓國正是因為“素媛”案件的真實存在,出臺了“化學閹割”的法案,而面對過去到現在層出不窮的虐童案,希望中國的法制也能逐步發展進步。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