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熱點 >> 君度專著


和諧共贏,做大律所業務蛋糕

來源:君度律師事務所 時間:2010/8/7 點擊:2832

 

                   ——從平衡角度芻議合伙律師事務所利益機制

浙江君度律師事務所  陳武

[內容提要]律師事務所如何做強做大,很大程度上決定于律所內部三方面關系和矛盾的解決,即合伙律師之間,聘用律師之間,合伙律師與聘用律師之間,該三方面的資源能夠有效配置和整合,利益格局能夠平衡和諧,對律所做強做大做好是至關重要的。目前,合伙人資源各自使用、無共享,對聘用律師的人力資源少帶教,未將其列入后備軍,利益關系不平衡、不和諧。律所不應諱言利益,而應主動調整平衡律所內的利益格局,是律所健康穩定發展的重要條件。合伙人為主、聘用律師廣泛參與,建構彼此樂于接受的利益機制,符合律師業發展的趨勢,也是和諧理念在律所建設中的生動體現。

筆者從地市、縣域范圍的合伙制律師事務所現有情況和條件出發,探討律師事務所的利益機制。

[關鍵詞]律師事務所  資源及利益的三個矛盾  全員共建  和諧共享

            律師事務所的資源及利益格局

一、律所資源及利益格局的定義

律師事務所的資源,主要指的是律師人力資源、客戶資源和業績資源,以及律師事務所的有形和無形資產。而律師事務所的利益格局,是律所中各主體對資源利用時,形成的資源使用形式和利益分配形式。[1]整合好律師與律師之間的優勢資源,形成合理的利益格局,律師事務所就能夠發展壯大,擴大社會影響,給律師事務所帶來直接的效益。律所的管理、文化、形象乃至發展方向等,與合伙人創立律所時的理念密切相關,更與創始理念伴生而來的資源利用及利益格局相輔相成。從政治經濟學的基本原理來看,律所的資源分配形式和利益格局,是律所生存、發展的基礎性制度,是律所的經濟基礎。

從資源的占有主體來看,存在律所的合伙人、聘用律師(含實習律師,以下同)兩個相互獨立、統一的主體,而合伙人之間、聘用律師之間、合伙人與聘用律師之間,如何協調、整合資源,達成一個高效的資源利用系統,形成一個有機的利益格局,是一個值得深入研究的課題。而律所外部主體的資源、環境,是從屬于律所內部關系的,是外因之于內因的關系。解決好律所內部的三方面關系和矛盾,是搞好律所資源及利益格局的前提和首要條件。

二、律所內三方面關系和矛盾及特點

(一)三方面關系和矛盾概述

1、合伙律師及相互關系

合伙人是律師事務所的核心和主力,擁有律師事務所大部分的資源,有著較強的專業能力。一般來說,律所的業績越強,其所擁有的合伙人越多;而合伙人越多,律所的業績越大。

合伙人的資源利用及利益格局一般有三類:

(1)簡單相加式:合伙人之間沒有形成共同的理念,合在一起,

僅是為了自己可以做合伙人,為了不受原事務所的“剝削”[2]。往往每人一個辦公室,相互少往來、少合作、不與別人“啰嗦”;自己忙不過來,就自費找個助手做一些文案、程序,或擱置一邊,一般不會與其他合伙人合作,怕資源被其他人搶走。律所愿意增加合伙人以分攤成本,不愿意增加、培養青年律師。成本單獨核算,辦公設備均自費自備自用,故律所對合伙人一般不提供保障。

    此種形式,在現有的律所中占大多數,基本適應我國法律服務市場的現狀。但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人員一般偏少,似“家庭式小作坊”,“小打小鬧”,很難形成優勢。容易形成小富即安、只求過得去、不求新發展的思想。[3]尤其是青年律師無人培養,較難生存,律所后繼乏人。

(2)和平共處式:合伙人之間較為熟悉,談得來,屬朋友合伙

型。均攤或按比例分擔律所成本,內部管理比較民主,合伙人之間不爭不搶,相互可以幫忙,但合作較少,尤其是核心資源的共享更少。合伙人將辦不過來的案件交辦給聘用律師或助手。有的律所對合伙人提供一定保障。

    此種形式,在現有的律所中占到一定比例,符合我國法律服務市場的基本趨勢,而做強做大的需求成為推動律所內部進行整合的動力。合伙人的個人形象較好,合伙人數多,律所整體業績較好。合伙人自給自足,律所業績增長依靠合伙人個人業績自然增長及合伙人人數增加;傳統業務多,新業務少,合伙人共同開發業務少;青年律師發展空間不大,人員整體趨于老化。

(3)整合分享式:合伙人創所理念較為一致,按專業或資源優

勢分享資源和業務,形成一定的律所共同資源;資源不占優勢,故開拓新業務多,客戶服務深入,對客戶需求反應較快;重視整體形象的宣傳和打造;分配上,更多重視共享。合伙人的管理難度大、責任重。

    此種形式,在現有的律所中所占比例小,是對律所發展模式的探索。合伙人數少,比例小,責任重;青年律師比重大,個體能力一般,整體能力較強;公共開支大,律所共同資源比重大,對合伙人提供保障。發展潛力大。

2、聘用律師及相互關系

與合伙人資源利用及利益格局的分類基本相同,聘用律師及相互關系亦作如下三大類分析:

1)簡單相加式:聘用律師一般只對帶教自己的合伙人負責,甚至收入僅來源于帶教合伙人;自創案源少,業務不飽滿,空閑時間多。與其他聘用律師合作少,較少共同利益,相互之間容易形成競爭關系。個人有了一些自主案源或執業到一定程度,即有要求加入合伙的愿望,以期自己做主或不被合伙人“剝削”,如得不到滿足,即出走另組律所或入伙其他律所。

2)和平共處式:聘用律師一般由律所按合伙人需要引進,主要配合帶教合伙人工作,其他合伙人對其培養較少,律所不對聘用律師進行執業規劃;與其他聘用律師之間,橫向合作不多,和平共處。

3)“整合分享式”:聘用律師為律所統一引入,任何合伙人均有權、有義務對其帶教,律所對其執業有一定的規劃;有共同的案源,相互之間愿意幫忙協助,所內氣氛較融洽。

3、合伙人與聘用律師之間

1)簡單相加式:合伙人與聘用律師并無實質區別,只是與律所分成比例不同,即合伙人、聘用律師分別與律所達成的創收收入的分配比例不同,合伙人的比例一般比聘用律師比例高些,但這個比例只會小于而絕不會達到100%,因為稅收、房租、會費等支出必然會占去其收入的一部分;合伙人從聘用律師處一般是得不到收益的,因為這種體制設置之初,就預定了相互之間收益獨立核算的原則。因此,其關系一般也僅是共用律所執業證,各自承擔基本成本包括會費、辦公設施、稅費等,共租甚至分開承租辦公場所,相互之間很少聯絡和合作,如果有業務忙不過來,甚至會尋求其他律所律師的幫忙,因為同所律師容易“搶走”自己的業務和案源。合伙人不愿意帶教聘用律師,以免“教會了徒弟,餓死了師傅”。這種律所中,往往會出現這種現象,有的合伙人或律師業務非常多,從復印、擬寫法律文書,到立案、領取傳票、開庭、執行,從一般性的離婚、交通事故到復雜一些的建筑、房地產、股權糾紛等各類案件,其本人都親歷親為,出來進去一個人;而案源少的合伙人、律師,經常則是眼巴巴的看著別人忙,自己有力使不上。

2)和平共處式:合伙人承擔律所的一般性成本包括房租、團體會費、公共辦公設施等,聘用律師承擔個人稅收、個人會費等,合伙人承擔了聘用律師的一部分成本,如初期的保底工資、社保費用等。因此,聘用律師的人數不會多,與合伙人的比例在11左右,一般不會超過合伙人數量。相互之間的關系,屬于“扶上馬,送一程”,但“不可能馬也歸你了”。最終,聘用律師往往不是入伙,就是流到他所做合伙人。合伙人的隊伍越來越大,聘用律師的比例逐漸減少,形成頭重腳輕的格局。律所的業務總量會隨著合伙人的增多而增大,但合伙人的感覺是越做越累,平均年齡越來越大,沒人幫忙,后繼少人。

(二)三方面關系和矛盾的特點

簡單相加式及和平共處式,存在很多共同特點,例如:

1、業務增長主要依靠合伙人增加,而合伙人之間資源整合、共享極少,靠內部挖潛增長業務的少,合伙人手頭資源和業務能做多少算多少,也就是俗稱的“1+12”而不是“1+1>2”。

2、聘用律師的流動性大,后備人才留存少。聘用律師在感到上升空間受到限制,入伙需求得不到滿足時,就會“用腳投票”,一走了之。而這是對律所的一大損傷,人才難以為繼。律所中不可能都是合伙人,也沒必要都是合伙人,聘用律師也不必然都成為合伙人。聘用律師不是過渡階段,應成為律所的堅實基礎。

3、合作意識淡漠,合作關系少,相互關系較為松散;或突出合伙人個人形象,律所品牌不突出。在該兩類律所中,合伙人之間、聘用律師之間、合伙人與聘用律師之間,“人人靠自己,事事不靠人”,資源共享、整合更少,形成不了“共成一事”的合伙關系、互幫互助的同事關系,更多時只是名義上的合伙、事實上的“個人獨自執業”。

一旦形成一定的“品牌”效應,會形成個別或少數幾個合伙人獨享律所品牌帶來的效益和好處的局面,造成合伙人關系緊張,甚至部分合伙人出走另組新所,律所品牌受到削弱或沖擊。

 

利益矛盾的可調和性、合作的可能性

社會上敬畏地稱律師為“人精”,意即很精明的人,同時也暗含很計較的味道。很多律師也很享受這一“尊稱”。誠然,律師作為法律、規則的精通者,對自己的權利、義務及與他人權利、義務的界限非常清楚和明確。但律師對于與同事、同行的利益斤斤計較式的“精明”,就無法形成一個利益共同體,從而,只能有一個個“大律師”,而無法打造出律師專業團隊,更無法打造出與歐美“公司制”律所相抗衡的品牌律所。

一、利益矛盾的可調和性及合作的可能性

客觀講,將訴訟、非訴訟案件細分成不同價值的區段,按照不同人的特點,進行資源配置,就可將每個案件進行合作。

從進程來分,訴訟案件,可以分為文書草擬、資料整理、立案、文書傳遞、開庭前準備、質證、代理詞發表、調解、意見的溝通、判決的執行等過程,這其中,合伙人可以將辦案思路交待給聘用律師,由聘用律師負責文書草擬、資料整理、立案、文書傳遞、庭前準備等較簡單且耗時的過程,合伙人負責檢查、督促、修正其工作成果,合伙人負責質證、發表代理詞、調解等較重要、復雜的過程,這樣,將合伙人的大部分時間可解放出來,并可以同時辦理其他案件的重要、復雜部分。非訴訟案件,如項目、顧問單位,包括大量的文書草擬、方案制定、相關部門的協調、文書傳遞等,也可以采取如訴訟類方式,合伙人或主辦律師負責協調等重要、復雜的部分,而將辦理思路交待給其他輔助律師,由輔助律師辦理文書草擬、文書傳遞等、耗時的部分。從而實現在一個案件中的分工合作。

從專長來分,亦是相同道理。不論訴訟或非訴訟案件,擅長營銷者,聯合擅長辦理者,由擅長接案者進行品牌營銷,由擅長辦理者負責展現專業,將案源接到,由擅長辦理者為主辦,擅長營銷者負責溝通和聯絡,其辦理效果一般會好于不擅長辦理者但卻獨自辦理該案的效果。

從時間來分,一般來講,合伙人的事務多,較繁忙,而聘用律師事務少,時間較多。將聘用律師的時間有效利用起來,可以幫助合伙人節省時間,創造更高的價值;而聘用律師也可以在辦案過程中,得到鍛煉,從而快速地成長為律所骨干,并成為律所的接班人。

二、悖論的癥結。以上劃分及合作,容易被理解,在理論上都是可行的。但現實生活中,很多律師卻無法進行合作,或者合作的層次很低淺,無法深入。很多個體之間采用簡單平衡法,“見面分一半”或一案一談分成比例,比較尷尬或易傷和氣,不易長久。且難從專長考慮,只考慮交情,影響辦案效果。收費不多的案件,容易合作;收費多的案件,不愿意合作。關鍵在于利益的平衡點很難找到,且利益的平衡難于長久和規范化。不是不想合作,是合作難,利益劃分難,且有道德風險,將來的利益歸屬、資源歸屬都成為合作任一方的難言之隱。

現實生活中,夫妻關系是可以效仿的利益共同體。其關系是法定的,利益是共同的,分工負責,共為家庭。雖然受到非主流思潮的沖擊,但畢竟這種關系是最成熟的一種社會關系,一段時間內,還看不到會有什么社會關系會代替這種關系。這種關系的穩定性,除了人身關系外,最重要的一條,是其財產、利益關系是共同的,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體,是一種合則兩利、分則兩害的利益關系。

律所中,合伙人之間的關系,比“夫妻關系”可能還要復雜,原因在于,不合作就不易做強做大,而合作了就難于區分利益,真是剪不斷理還亂。因此,很多律所就采取不合作、自顧自的方式。但這樣的合伙人、律師,其執業生涯是不長的,在精力、體力、專長、資源旺盛時,可盛極一時;但到精力、專業水準、學習能力下降時,必然會走下坡路,而彼時他的很多資源又是最豐富的,因不合作,而閑置起來,不能發揮作用。

 

資源及利益平衡點的把握及其規范化

合作開發資源,按專長合理分享利益,并形成大家共同遵守的規則,這是律師同仁都期待的一種資源、利益格局。

在律師發展的初級階段向中等發達階段過渡的時期,按資源分配適當優先、按勞分配為必要考慮因素,是兩個基本原則。

本部分對合伙人之間、合伙人與聘用律師之間的資源和利益平衡進行探討。因為聘用律師之間的資源、利益平衡,本質上從屬于前述兩個關系,故在此不再論述。

<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14pt; mso-bidi-font-size: 12.0pt; mso-bidi-font-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基本